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雅女士的博客

健康 快乐 幸福

 
 
 

日志

 
 

【转载】爱之痛的总结  

2014-06-10 14:40: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之痛(转) 

                                                                                   史鸿文
  大学者胡适在婚后不久给张慰慈题扇面时写道:“爱情的代价是痛苦,爱情的方法是忍得住痛苦。”胡适和徐志摩是好朋友,当徐志摩知道这件事情后,也深有感触地在日记里写道:“真是心得之言。情关真正难过,谁也跳不出圈子去。”后来,胡适在评价徐志摩与陆小曼的婚姻时认为,徐是冒了绝大的危险,费了无数的麻烦,牺牲了一切平凡的安逸,牺牲了家庭的亲谊和人间的名誉,去追求、去试验一个梦想之神的境界,而终于免不了残酷的失败。按理说,爱情是人类最高尚也最美好的情感,它的存在与否也常常被看作人们能否获致幸福的重要砝码。那么,为什么两位大文豪在婚后都不约而同地感受到爱情的痛苦呢?
   ——寻爱的痛苦。徐志摩曾说:“我将于茫茫人海中访我惟一灵魂之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此而已。”看似超脱,其实不然。张幼仪、林徽因、陆小曼、凌叔华、韩湘眉……在这些与徐志摩扯不清关系的女人中,究竟谁是他的“惟一灵魂之伴侣”?张幼仪是徐志摩的原配夫人,但她肯定不是他的“惟一灵魂之伴侣”。我不知道他当时怀着什么心情与张幼仪结婚,但种种资料证明他从来都没有爱过她。张幼仪的侄孙女张邦梅于1996年9月在美国出版了《小脚与西服——张幼仪与徐志摩的家变》一书,最真实的抛露了徐志摩对张幼仪的鄙视。除了常挂在嘴边的那句“你真是乡下土包子”外,他甚至没有正眼看过她一眼。正如张幼仪在临终前所说:“除了履行最基本的婚姻义务之外,对我不理不睬。就连履行婚姻义务这种事,他也只是遵从父母抱孙子的愿望罢了。”事实上,徐与张的“七年之痒”纯粹是一种误会,两人肯定都是痛苦的。在美国波士顿居住那段日子里,张幼仪怀孕在身,徐志摩对此不仅不理不睬,甚至要求张把孩子打掉。张鉴于当时的医疗水平,不无忧虑地说:“我听说有人因为打胎死掉的。”徐不仅不同情,还冷冰冰地说:“还有人因为坐火车死掉的呢,难道你看到人家不坐火车了吗?”谁都知道,那时的徐志摩正疯狂地恋慕着林徽因,但最终林徽因也没有成为他的“惟一灵魂之伴侣”。还有缠绵浪漫的陆小曼、若即若离的凌叔华与韩湘眉,究竟谁成为他的“惟一灵魂之伴侣”了?其实,徐志摩与陆小曼的婚姻并不比徐志摩与张幼仪的婚姻幸福多少。至于凌叔华与韩湘眉,带给徐志摩的感受,似乎勿需多说了。
      ——得爱的痛苦。英国作家李里说:爱情“始于哀伤,继以懊悔,终于死亡。它是洋溢着愉悦的痛苦、充满着苦难的欢乐。它是天堂,又是地狱;是上帝,又是魔鬼。”金岳霖与林徽因的感情可以说是一个最好的说明。当年,金岳霖、林徽因、梁思成都是从美国留学回来的知名文人,后来在西南联大工作期间又成了同事,且毗邻而居,相互间的关系处得很好,孑然一身的金岳霖还是梁家的常客。然而,在漫长的接触中,金岳霖对林徽因优雅的风度和出众的才华极为赞赏,于是不知不觉地从内心里恋上了林徽因。爱上有夫之妇的哀伤、痛苦和无奈是可想而知的。林徽因对此心知肚明,且她对这位大哲学家的人品和才华同样仰慕已久。于是有一天,林徽因回到家里十分难为情地对梁思成说,她这一阶段十分苦恼,因为她同时爱上了两个人,一个是他,另一个是他们的朋友金岳霖。梁思成虽感意外,但并不震惊。经过一整夜的痛苦思考之后,他非常大度地告诉林徽因,你虽然是我的妻子,但你是自由的,金岳霖有很多地方比自己强,如果你选择金岳霖,我会祝你们幸福。当林徽因把这段对话告诉金岳霖后,哲学家的回答更是坦诚:“看来思成是真正爱你的。我不能去伤害一个真正爱你的人。我应该退出。”大家都知道,金岳霖从此再也没有对其他女性动过感情,一个人孤独而痛苦的守持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按理说,金岳霖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了他的爱,而且对方也回敬了他的爱。但他却无法得到这份爱,就他能找到自己的爱而言,他是幸福的,至少比那些穷究一生也觅不到真爱的人是幸福的,但他又是痛苦的,因为他无法完全拥有这份爱,更不能与自己心爱的人长相厮守。大画家徐悲鸿一生三爱,蒋碧薇、孙多慈、廖静文,究竟谁让画家获得了爱的快乐?至少在徐悲鸿与孙多慈炽烈的爱情中,徐悲鸿因不能拥有孙多慈的爱而极度的痛苦过。
——守爱的痛苦。《国风?邶风〈击鼓〉》云:“死生契阔,与子成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些话说着容易做起来难。特别是当婚姻成全了爱情,吃喝拉撒成了最现实的生活事件。在此情况下,用以支撑恋爱阶段那种浪漫爱情的优雅格调受到了极大的削弱,久而久之,爱的感觉便极易变得麻木。于是人们便自然而然的把婚姻看成是一座围城,进去的想出来,出来的想进去。因此,用岁月见证爱情,在看似一潭死水的生活中,如何将最初的爱坚守到底,是一件并不轻松的事情。像梁山伯与祝英台、牛郎与织女、罗密欧与朱丽叶那样的爱,似乎只能是一种传说,而且是很古老的传说。即便是在这样的古老传说中,主人公也只能在痛苦中死去。尤其是在生活格调日趋机械化的今天,花一天爱上一个人易,花一生去挚爱一个人难。生活中,有些能守爱一生的人,往往与他们得不到爱的回报有关。譬如,金岳霖和徐志摩,他们为什么能对林徽因守爱一生?恰恰是因为他们始终没有完全占有林徽因的爱。如果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能够与林徽因结婚,还能保持这种至死不渝的爱吗?当然,不可否认,也有很多人能在婚后将爱情进行到底,而且用婚姻加深了爱的分量。但这种对爱的守持通常也是与痛苦相伴的,特别是当一方遇到艰难困苦需要对方无私帮助和奉献甚至做出重大牺牲的时候,爱的守侯就显得更加难能可贵。梁启超与李惠仙堪称终生恩爱的典范,戊戌变法失败后,梁启超被迫逃往日本,他写信给李惠仙说:“衣冠虽异,肝胆不移。见到了我的照片就像见到我本人一样。”而李惠仙则鼓励他说:“上自高堂,下至儿女,我一身任之。君为国死,毋反顾也。”梁启超与李惠仙虽然天各一方,不能同窗共寝的痛苦是难免的,但他们却能守爱始终。因此,不管怎么说,能够守侯爱情的人,通常总是伟大的,因为他们常常要与痛苦和不安的心情做斗争。
——失爱的痛苦。雨果说:“天生万物中,放出最大的光明的是人心,不幸的是,制造最深的黑暗的也是人心。”去过浙江绍兴沈园的人,大概对宋代大诗人陆游和唐琬悲戚的爱情故事都有所了解。据说从前沈园的粉壁上有两阙《钗头凤》词章,其中一阙为陆游所写,另一阙则为陆游的前妻唐琬所和。唐琬是陆游母舅唐诚家的女儿,性格文静温和,言语矜持但文才灵秀,且品格高尚,善解人意。在长期的交往中,两人青梅竹马,渐生情意。于是,花前月下,吟诗赋词,倾诉衷肠。数年之后,唐琬便顺理成章地成了陆家的媳妇。谁成想,婚后的陆游痴情缠绵,使学业渐趋荒废,这可惹恼了一心望子成龙的陆母唐氏。但唐氏的严管劝教均无法唤醒卿卿我我的儿子,于是陆母便迁罪于唐琬,认为唐琬是他们家的扫帚星,并逼迫二人分开。最终,正如人们所知道的,两人恋恋不舍地各走东西。离异后的陆游,其痛苦的心情是不言而喻的。数年之后,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春日晌午,陆游鬼使神差般地来到绍兴禹迹寺的沈园。在此踏青赏花的陆游,不经意看到一熟悉的身影,举头间已是神志恍惚,方寸大乱,因为那正是自己阔别数年的前妻唐琬,正陪着现夫赵士程游赏漫步,榭亭斟饮。此时的大诗人心潮澎湃,说不清是思念,是哀怨,是苦恋,还是愤懑。种种委屈却不能求全,万般柔情却无法梦圆,眼睁睁看着心爱之人与别人举杯换盏,怎不让诗人感慨万千!于是乎便有了那阙著名的“钗头凤”:“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据说唐琬也满腔悲愤地相和一首:“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此后不久,唐琬悲愤而死。几十年后,年老体弱的陆游仍然对唐琬情思难断,演绎了一曲中国传统的“人鬼情未了”,有陆游 “沈园怀旧”及“梦游沈园”等诗为证。所谓“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疑是惊鸿照影来。”“梦断香销四十年,沈园柳老不飞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路近城南已怕行,沈家园里更伤情;香穿客袖梅花在,绿蘸寺桥春水生。”“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玉骨久沉泉下土,墨痕犹锁壁间尘。”甚至临终前,仍有诗作云:“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可以说,失爱的痛苦伴随了陆游的大半生。
——复爱的痛苦。法国小说家、文学评论家P﹒布尔热说:“一次恋爱的终结不会令我们厌恶到不去开始另一次恋爱。”复爱是指失去一次爱,尔后又获得一次爱。复爱的极端表现是再婚和复婚。再婚指失婚后又与别人组建了新的家庭,复婚则是指离婚一段时间后又和以前的妻子破镜重圆。这两种婚姻行为在生活中都不鲜见,但能够以爱为基础则弥足珍贵,因为感情受过波折(无论何种形式)的人再次生发爱情,通常要比初恋之爱困难许多。有关研究揭示了一个奇特现象,不少男士在失婚后(离婚或配偶去世)再婚,大多会选择貌似前妻的女友为伴,心理专家宣称男人选择对象主要受偏爱模式基因作祟。香港《文汇报》的文章举例说,摇滚歌星洛史超域不断娶金发长腿美女为妻;美国地产大王特朗普的新旧伴侣大致相若;好莱坞影星布斯韦利士与狄美摩亚离婚后再寻对象,结果布斯韦利士的新欢看来是年轻版的狄美,而狄美再嫁演员阿斯顿古查,堪称“翻版布斯”;前“披头四”乐队成员保罗麦卡尼在首任妻子莲达去世后续弦,许多人认为他的第二任妻子希芙米尔丝是莲达的替身;前网球名将波格与影星费尔特斯结婚8年后离婚,再娶的妻子亦貌似前妻……英国白金汉郡奇尔特恩斯大学心理学教授菲尔德曼指出,研究显示一个人是否觉得另一个人具有吸引力,有93%是受基因影响,另外7%关乎到文化因素。(中国新闻网2007年09月04日)依本人所见,这种现象更深层的原因可能与一种复爱即寻找初爱的感觉有关,这种寻找本质上是一种精神寻访冲动,它的真正意义在于对纯洁爱情的珍视和留恋,而并非是对初恋情人的怀念。而由于受到各种因素(如子女、年龄、经历、心态等)的影响,复爱虽然也可以像初恋一样获致幸福和快乐,但其隐藏的痛苦也会时不时地出现,而且常常要比初恋时因不够成熟而招致的痛苦复杂得多。以年龄言,如英国小说家、诗人G﹒梅瑞迪斯所说:“男人年过四十,就会与他们的习惯融为一体,于是妻子也仅仅成了习惯表格中的一个栏目,而且并非最重要的栏目。”这话听起来让人不舒服,但却不可否认的说明了年龄对于爱情的影响。央视体育频道名嘴张斌与北京电视台主持人胡紫薇是一对二婚夫妻,此前二人都离过婚,二人“复爱”10年,给人的感觉是俊男美女,情投意合。怎料在2007年12月28日下午3时央视召开的体育频道改名为奥运频道新闻发布会上,闹出了那场不大不小的风波后,人们才知道他们的婚姻并不像人们想象得那么幸福,虽然它可能只是一场短暂的风波。而许多影视明星一而再、再而三的离婚与结婚,个中原因大概也与此有关。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